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钧友的博客

.以钧会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黑龙江省收藏家协会理事. 全国钧瓷收藏家联谊会副会长. 收藏和欣赏钧瓷是我生活的一部分. 我的圈子:中国鈞瓷 我的中国钧瓷QQ群 3915935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钧瓷狂人  

2017-11-03 08:58:04|  分类: 引用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谜钧瓷《【转载】钧瓷狂人》


  李占伟近影。

  写钧瓷人一年多了,自认为已经将禹州著名的钧瓷大师和窑口一网打尽,没想到还有条漏网之鱼,而且这条漏网之鱼还是大鱼!

  这条大鱼就是人称“钧瓷狂人”的李占伟。

  “姓李名占伟字钧田。”

  李占伟这句开场白非同凡响,让人莞尔——当代中国人,谁除了姓名之外还有字?李占伟偏偏就有。这个李占伟,有意思!

  李占伟接着便说石头,说他最近建新工作室的时候发现了好大一块石头,足有50吨重!四周全是土,哪儿来的这样一块巨石?他百思不解。从许昌弄来一辆200吨的大吊车,费了老鼻子劲儿才把这个大家伙吊出来。

  李占伟说,在神垕,这样的奇石奇事老几辈子都没碰见过,居然让他赶上了,简直太好玩、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风风火火、大大咧咧、呼呼啦啦,这是李占伟。

  李占伟说自己从小卖蒸馍,啥事儿都经历过,十五六岁就下广州,“招摇撞骗”卖仿古瓷。

  这些仿古瓷当然都是他自己做的。凭着一本台湾出的《宋元陶瓷大全》,他几乎仿遍了中国古代所有的名窑名瓷。他曾经利用人家起坟后留下的空穴,烧了一窑唐三彩,背到广州卖,一趟就赚了2000多元。那时候的2000多元是什么概念?

  “24块3。”李占伟一口就说出当时许昌到广州的火车票价,可见他那时下广州如走平路。

  李占伟的展柜里醒目地陈列着他仿的汉马、唐马。

  我不但属马、喜欢马,而且收藏有几匹汉代、唐代的陶马。李占伟仿制的马,在我这个玩儿了半辈子古董的人看来,不是足可乱真,而是已经乱真。

  李占伟不仅仿出了汉马、唐马的形,还仿出了汉马、唐马的神韵。汉马、唐马不同的特征、特点他抓得真准、仿得真像。何况他还会做旧,是远近闻名的做旧高手。看了他仿的经过做旧处理的马,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收藏的那几匹马是不是混入了他的仿品。

  走笔至此,我忽然想起1946年汪曾祺初到上海,因找不到职业心灰意冷时,沈从文写信骂他的一句话:“你手中有一支笔,怕什么?”

  李占伟手中有一把泥,还是这样一把能生金的泥,怕什么?

  那时候李占伟的确天不怕地不怕,凭着手中的一把泥,风风火火闯天下。

  狂放不羁、桀骜不驯、口无遮拦,这也是李占伟。

  凭借手中的一把泥,李占伟刚刚19岁手里就有了35万元,不过很快就赔得一干二净,还倒欠人家好几万元。

  他跟张娜说欠人家好几千元。

  张娜当时是李占伟的未婚妻。

  1995年跟张娜结婚的那个李占伟是穷光蛋,房子是租的,房子里的家具是借的,结婚当天就有人上门要账。

  他就这样把张娜“骗”到了手。

  他建窑的10万元还是通过张娜的亲戚贷的。

  张娜也是神垕人,神垕女子都爱当家。李占伟挣的钱也要如数交给张娜,不过,总是前脚交,后脚要,交1000元要1200元。

  摊上这样一个丈夫,张娜没脾气,只好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挤着眼往下过。

  好朋好友、好烟好酒、聪明绝顶,这还是李占伟。

  李占伟说他的朋友从没玩丢过,因为他对朋友真。

  他说他的个性是天生的,而做人则是跟老晋伯学的。

  老晋伯即德艺双馨、被尊为“钧瓷泰斗”的晋佩章。

  他曾三次提出正式拜老晋伯为师,但均因喝晕了没拜成。他喝晕了老晋伯也喝晕了。老晋伯喜欢喝酒,爷儿俩坐一块儿就开喝。不过老晋伯始终认他这个关门弟子。

  在老晋伯跟前他也是没大没小,乱开玩笑。

  李占伟说老晋伯对他真好,该过年了,就把他喊去,指指地上的一箱酒、一袋米、两条鱼说,弄回去吧。

  老晋伯喜欢李占伟的性格,更喜欢李占伟的聪明伶俐——什么都一点就通、一学就会。

  “这孩子灵,有悟性!”老晋伯不止一次当着别人的面夸他。

  晋佩章慧眼识珠,早看出李占伟是可造之材。

  在去神垕的路上,超峰不停地给我介绍李占伟,说李占伟擅长手拉坯,曾经技压群雄,先后获得河南省陶瓷手工成型技能大赛银奖及“大厨房杯”全国陶艺大赛金奖。

  可惜这次由于时间关系,李占伟没有给我们当场表演。

  好在刚刚落幕的“共和国钧瓷二十人作品展”画集上有一幅李占伟手拉坯的照片,让我有幸一睹李占伟手拉坯时的风采。

  李占伟拉坯时那种专注、那种投入、那种疯狂,让我过目不忘。

  李占伟说他的器皿类作品全是手拉坯的。他的手拉坯作品往往一气呵成,不管是梅瓶、观音瓶还是玉壶春,都是一次性拉成的。他说他喜欢手拉坯,手一挨泥巴就莫名兴奋、忘乎所以,整个身心都沉浸于创造的快感中。

  这时候,他完全是泥巴的主宰,泥巴完全听命于他,想让它圆就圆,想让它扁就扁,想把它拉成什么样就什么样。一句话,手拉坯的感觉真好、真爽!

  李占伟还擅长配釉。

  李占伟说,看似高深莫测的配釉其实没啥诀窍,全靠个人悟。做钧瓷如果没有悟性,一辈子也只能是个工匠,成不了气候,更成不了大家。

  “你给我一块板,我还你一幅画。”李占伟说,“釉是钧瓷的魂,器型一定要给釉的变化留有足够的空间,让釉色自然流动、自然成长、自然变化。因此,钧瓷的器型要宁简勿繁,删繁就简,越简越好,简到不能再简。”

  李占伟的手拉坯作品也带着他张扬的个性,出戟尊的口宛如一朵盛开的莲花,鼓钉洗的腰浑圆如孕妇的肚子……件件都是那样夸张,但又古朴厚重、雄浑大气。

  李占伟曾经说:“我的好东西都在别人家里,我这里留不住!”

  这绝非口出狂言,他的好东西确实都在藏家手里。

  他说他的东西不愁销,没开窑就有人掂着钱在那儿等。

  他说藏家都埋怨他的东西贵,但还是毫不犹豫地掏腰包买。因为他们认为他的东西不一般,有收藏价值和增值潜力。

  他说他的客户几乎全是外地的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都有。他有一个稳定的客户群,所以,现在不差钱。

  李占伟说,在做东西上他喜新厌旧,什么都想尝试,做过一批就不想再做了,就像狗熊掰棒子。

  他还说,新工作室建成后,他要静下心来做一批东西,一年不做多,只做百八十件,然后出本他个人的作品集。

  狂人的这个近期工作计划抑或说发展目标倒不算狂。

  谁知狂人狂在后边。

  中午吃饭,李占伟说酒多伤身,咱们几个只喝一瓶酒如何。大家都颔首说可以,甚好。谁知搬出来一看,好家伙,竟是一瓶7斤装的大酒坛子!

  狂人又出狂言:“我要把你们几个都喝趴下!”

  结果,先趴下的是他。【转载】钧瓷狂人 - 钧友 - .钧友的博客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